An art space dedicated to horse painting
Get Adobe Flash player

James Phua, a young and dynamic artist who started his journey of art since childhood time. Having his first solo art exhibition at age of 19. Today he is an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artist of Chinese horse painting. 《 Chinese: 潘瑞全,一位年轻有活力的画家。从小即展现他的艺术才华,19岁即受邀举办第一次个展。今日他已是享誉国际的水墨画马名家,》

James Phua 潘瑞全 – who has written posts on James Phua De Horse.


 

大家都与‘一笔画’有缘

(这基本上不是一篇抒发感触的文章, 而是比较学术性的艺术探讨。 锁定探讨的范围也比较 ‘局部’ — 那就是 ‘一笔画马’。 )

James Phua Chinese horse painting 瑞全中国水墨画马, Single-Stroke-Horse Painting (一笔马)67 x 93cm

Single-Stroke-Horse Painting (一笔马)67 x 93cm

事实上, 很多人都体验过类似的一笔或几乎是一笔的作画经验。 嗯? 不对吗, 想一想吧! 那就是当你在签署文件或支票时, 大家都突然间变成大艺术家似的, 一气呵成 (几乎是一笔完成) 自己的签名 ‘造型’ (那已不是单纯的字母了, 而是图象), 非常潇洒。

说也奇怪, 亚洲人、 欧洲人、 北美洲人等大家都是那么如此这般 ‘有气势’ 地签名。 原来大家都在不知不觉中体现了一种艺术崇高的意念 —– 中国画论中的 ‘气韵生动’ 。

Various signature (各种签名)

Various signature (各种签名)

艺术从‘精致’再度回归‘情感’

曾几何时, 人类绘画创作从原本非常原始的数十笔画 (例如洞穴壁画、 汉砖之画等), 却慢慢地随着人类的 ‘物质欲望’ 而变得越画越精细起来, 技法步骤也随之变得更为复杂了。

lascaux cave paintings (sour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Lascaux)洞穴壁画

lascaux cave paintings (sour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Lascaux)洞穴壁画

 

Ancient Chinese drawing on tiles 汉砖之画

Ancient Chinese drawing on tiles 汉砖之画

在西方, 写实绘画主义 ( Realism) 对局部画面的精细描绘, 更是把艺术 ‘精致化’ 推向一个高峰。

而突然间, 到了印象派后期 (Post Impressionism) 的画家们如焚谷 (Van Gogh) 的油画笔触, 感情奔放自我, 居然又唤起了情感表现的追求, 后来很快的, 绘画表现主义 (Expressionism) 、抽象主义等便随之崛起, 人类直接的感情又再度被西方艺术家们重视, 回归根本。

在东方, 作为东方主流绘画的中国水墨画, 则从汉代汉砖朴实的简练勾勒, 慢慢地发展到工笔画 ……. 再到金碧辉煌的工笔重彩 ……… 然后又 ‘回转’ 到朴素的白描, 逐渐开发了写意画之路, 又从小写意画发展到大写意画 … 至今日。

虽然东西艺术的源头概念不同, 前者是从理性与非理性的统一开始, 而后者则是从对理性的追求开始 (这里不加以解释了), 文化根本上都不一样, 但我们可以从上述的东西艺术发展史上察觉到, 两者有一个共同之处: 艺术作品无疑都是人类的创作! 无论两者出发点如何的不同, 在艺术的道路上走着走着, 不知不觉的都回归到原点, 画家们开始追求更进一步的把人类内在的 ‘某’ 一种 ‘气’ 质 (它是无形的, 却又能感受得到的 ) 更直接以及更完整的释放出来, 并呈现在他们的艺术作品当中。 西方人或许以 lively (生动) 字眼来形容这种气质, 但我却觉得中国南朝画家谢赫, 所提及的绘画六法之首中的 ‘气韵生动’ , 描写得最为传神。

南朝齐画家,评论家。

南朝齐画家,评论家。擅肖像,敏察默记,不失其真。精赏鉴,深研画学。首先指出绘画具有”明劝戒,著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的作用。又著《古画品录》,提出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模移写,为绘画的六法和评画的准则。

关于谢赫所提出的 ‘气韵生动’ 艺术范畴这一词, 在此就不多说了。 以后有机会的话, 我会再聊一聊关于这个课题。 虽然东西文化根本上都不一样, 但我们可以从上述的东西艺术发展史上察觉到, 两者有一个共同之处: 艺术作品无疑都是人类的创作!

 

释放绘画情感的直接性

“把人类内在的 ‘某’ 一种气质, 更直接以及更完整的释放出来 ………… ” 指的是什么? 那么, 某一种 ‘气’ 质又何解? 它跟 ‘一笔画马’ 又有什么关系呢?

让我们做个实验: 李先生 (在另一个角度中, 比喻为画家) 想表达心里 (喻为: 内在) 的一句话 “妳是我的一切, 我不能没有妳 ………. ” (喻为: 意象 ), 他就得通过语言 (绘画媒介), 以感情 ( 某种 ‘气’ 质) 说话 (画成作品) 出来, 传达 (技法) 给他的心上人林小姐 (喻为: 观画者)。 但是李先生却选择了复杂 (多层次步骤绘画技法) 的传达方式——— 人传人。 首先, 李先生在A友人 (喻为: 绘画技法步骤1) 耳边旁轻声传话, 然后A友人又传给B友人 (技法步骤2), 接着再传话给C友人 (技法步骤3), 以此类推从A友人传话到Z友人, 就这样最终把话传进了林小姐 (观画者) 耳 (目) 中。 但正如大家所料 (很多人都有玩过这样的康乐游戏), 林小姐所收到的信息内容以及感觉, 以李先生原本所要表达的, 肯定有所差异, 尤其是情感的感受方面, 传话的友人越多, 差异也就越大。 换句话说, 如果李先生选择自己传达: 对着林小姐面前直接表白 (内在 ‘气’ 质更为直接性的释放), 那将是 ‘最原汁原味’ (根本) 的了。

如果感情(‘气’质)用对了(也就产生了气韵生动),林小姐(观画者)也就因而感动,触及心灵深处(喻为:体验了审美观照)。反之,李先生只有词汇(形),但口‘气’僵硬呆板(无神),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有什么结局了吧!林小姐会理睬他才怪!

上述比喻就是一个实例:画家们很多时候何尝不是用太多又精细又‘多层次步骤’的绘画技法,一层又一层的‘阻碍’了‘气韵生动’的释放与通行呢? 画家们很多时候何尝不是用太多又精细又‘多层次步骤’的绘画技法,一层又一层的‘阻碍’了‘气韵生动’的释放与通行呢?

 

想画‘一笔马’的念头

也就这样,我开始有了想以水墨画创作一幅叫做《一笔马》的念头。

我想,一笔画马所释放的‘能量’及‘气韵’应该是更为直接及完整的。当然同时间,无论是造型潜意识、构思、技法、骨法用笔等方面与大写意画法比较之下,挑战的难度都大大的提高了,更加棘手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去年的十月左右,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尝试用水墨画,以一笔画马(即以一笔完成马画,作画间绝无丝毫停顿,而是仅此‘一’笔,一鼓作气完成作品)。

为什么是画马?就正如我一篇文章《世界纪录不只是‘记录’而已》里所提到:马的造型是画家们公认的‘难搞’绘画造型(这里不多提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画一笔‘蛇’或者是其他造型较为简单的动物和物品等。马的造型是画家们公认的‘难搞’绘画造型….

那又为什么不是用硬笔作画而是用中国毛笔呢?

我认为,中国毛笔或其他软性毛笔是至目前为止,能最‘有效’的、最完整及最直接的把画家内在的‘气’质,如同金属传送电流般,输送于画面上的绘画工具。

正如我所料,果然没有意外:开始阶段的时候,我画了十幅,却同样也丢了十幅,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那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自以为专精画马的我,对画马的掌控的确有待进一‘大’步的加强,要不然的话,我的《一笔马》又要一败涂地了!

因此,我横下心,再次回到基础的原点,来个‘卧薪尝胆’,从新出发。

说到一笔画马,或许我们很快就会联想到中国书法,尤其是行书与草书。广义来说,书画同源,本是同根生。但狭义来看,两者是有所区别的。比方说,行书和草书运笔时,毕竟还是有隔间停顿的,书法造型也较为简单的多了。同样的,面对的挑战也相应减低了。

 

James Phua Chinese horse painting 瑞全中国水墨画马, Single-Stroke-Horse Painting 一笔马(凌云)67 x 114cm

Single-Stroke-Horse Painting 一笔马(凌云)67 x 114cm

说到一笔画马,或许我们很快就会联想到中国书法,尤其是行书与草书。广义来说,书画同源,本是同根生。但狭义来看,两者是有所区别的。

‘一笔画马’或《一笔马》,基本上是中国书法与水墨写意画交融之下,所产生的一种升华艺术结晶。画家的情感随着笔势中的提、按、顿、挫,轻重快慢,虚实有致,‘赤裸裸’的呈现于宣纸上。同时还需兼顾到马的复杂造型以及内在的精神,又要一气呵成(名副其实的‘一’气呵成)完成作品,不能有丝毫犹豫及杂念,可以说是人、笔与马的合一精神状态。

我喜欢这一种艺术素质能力极限的挑战,屡战‘多’败,但却越战越勇。

 

一匹马,一宇宙

友人问我,‘一笔画’会不会太单调无趣了一点呢?

问得好!我笑而不答,而是当下拿出我一幅刚完成的一幅《一笔马》给他瞧一瞧。我指着画里头的题句;那是在一次创作的时候,我心血来潮在画里题写着:

一笔画,

一匹马,

一是道,

道生一,

一匹马,

一宇宙也。

对我而言,一匹马的变化等同于一个宇宙;很耐人寻味吧!

我想有劳那位仁兄,自己慢慢地体会和领悟了。

我笑而不答,而是当下拿出我一幅刚完成的一幅《一笔马》给他瞧一瞧。

James Phua Chinese horse painting 瑞全中国水墨画马, A –Single-Stroke Horse Painting 一笔马(仰首前程志浩然)66.5 x 74cm

A –Single-Stroke Horse Painting
一笔马(仰首前程志浩然)66.5 x 74cm

 

潘瑞全写于‘多’笔下

2012年9月15日

 

 

Leave a Reply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posts.

The Horse Masterpiece
The Horse Masterpiece Art Gallery

Now you can purchase James Phua's artworks through this online art gallery. Start your collection today.

Secretariat New Site
Secretariat new site

A special site dedicated to Secretariat, the greatest racehorse of all time.

Chinese 中文分类
Chinese 最新发表
Site Statistics
0053954
Visit Today : 11
Visit Yesterday : 17
This Month : 401
Total Visit : 53954
Total Hits : 166213
Web Master


This site is still under construction. Kindly contact us to report bugs or suggestion to improve it. Email address at "CONTACT US" s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