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rt space dedicated to horse painting
Get Adobe Flash player

James Phua, a young and dynamic artist who started his journey of art since childhood time. Having his first solo art exhibition at age of 19. Today he is an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artist of Chinese horse painting. 《 Chinese: 潘瑞全,一位年轻有活力的画家。从小即展现他的艺术才华,19岁即受邀举办第一次个展。今日他已是享誉国际的水墨画马名家,》

James Phua 潘瑞全 – who has written posts on James Phua De Horse.


何为‘气’

“以‘气’画马?”

“嗯,不曾听说过!是生气时画马吗?”

当我们说到‘气’,我们很快就会联想到中国气功。

何为‘气’?(当然,这里指的并不是自然界中的气体如空气、烟雾等。)

 

中国气功的‘气’

中国气功的定义:“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之一。人体脏腑机能的活动,都要依靠气。气功说的“气”同大自然界的气不同,与中医说的“真气”是一致的。真气是什么?《黄帝内经·素问》中说“真气者,经气也。”《黄帝内经·灵枢》中说:“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者也。这种“气”在体内运行周身,成为人体生命的原动力,也可以‘发于体外’作用于他人,成为治病的一种手段。根据生理解剖学观察,人体内具有巨大的‘潜力’,如果能进行合理的调整和锻炼,人的健康活动可以延年益寿。气功就是根据生命形成、生长的规律,恢复元气的运行,充分发挥机体内在活力,修复自我建设的本能,达到祛病延年的根本方法。

 

中国气功的定义:“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之一。人体脏腑机能的活动,都要依靠。气功说的“气”同大自然界的气不同,与中医说的“真气”是一致的。

中国气功的定义:“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之一。人体脏腑机能的活动,都要依靠。气功说的“气”同大自然界的气不同,与中医说的“真气”是一致的。

老子所谓的‘气’

老子论‘气’:老子美学中最重要的范畴并不是‘美’,而是‘道’——‘气’——‘象’这三个互相联结的范畴。

老子论‘气’:老子美学中最重要的范畴并不是‘美’,而是‘道’——‘气’——‘象’这三个互相联结的范畴。

老子论‘气’:老子美学中最重要的范畴并不是‘美’,而是‘道’——‘气’——‘象’这三个互相联结的范畴。‘道’是原始混沌;道法自然;‘道’自己运转;‘道’是‘无’与‘有’的统一。‘道’包含有‘象’、‘物’、‘精’。所谓‘精’,就是‘气’。万物(包括人类)的本体和生命是‘道’,是‘气’,那么‘象’(物的形象)也就不能脱离‘道’和‘气’。如果脱离‘道’和‘气’,‘象’就会失去了本体和生命,就成为毫无意义的东西。因此,审美客体并不是孤立的、有限的‘象’。‘象’必须体现‘气’,才成为审美对象。审美观照也不是对于孤立的、有限的‘象’的观照。审美观照必须从对于‘象’的观照进到对于‘道’的观照。

 

从绘画角度看‘气’

从上述两个观点(请看上文画线重点),我把它们转换成另外的一个角度:

‘气’在体内运行周身,成为画家(人体)生命的原动力,也可以透过毛笔及绘画媒介等,‘发’于体外;画家体内具有巨大的‘潜能’。

而马(万物之一)也是由‘象’和‘气’构成的。因此,画马‘象’之余,更应该体现马的‘气’,才成为审美对象(换句话说,唯有这样才能抓住马的真正精神)。

由此推断,这是画家内在的‘气’发于体外,融合了画家对马的‘意象’概括,促成了马的‘气’显现于纸上(作品)。

说到这里,水墨写意画就会产生一个有趣的问题。那就是:

(一)、当绘画造型的结构越简单(如水果),画者也就越容易把‘气’发于体外。反之,绘画造型的结构越复杂(如动物),画者将‘气’发送于画也越来越受到阻碍了。

(二)、当绘画造型的形象越‘抽象性’(如山水、花卉等),画者对‘气’的传达也相应的直接。反之,当绘画造型的形象越‘具象性’(如人物、动物等),画者对‘气’的发送能力也相对减弱。

以上这两种现象,是从我教学多年的观察学生们学习水墨画的一些问题,得以论证。

同样的,依据水墨画门科选择的比率数据显示,大多数专业画家也很自然地偏向于花鸟画和山水画多于人物和动物画等,这是不争之事。

当画家面对棘手的绘画造型的时刻,原本应该很‘写意’的写意画,顿时变得不怎么写意了。运笔多处犹豫,上墨迟疑,思维缓慢了下来,整个气势瞬间沉了下去…………….。是不是画者将‘气’发送于画面越来越受到阻碍了?还是‘写意’画吗?或是有意无‘气’的随性简笔画???

当画家面对棘手的绘画造型的时刻,原本应该很‘写意’的写意画,顿时变得不怎么写意了。运笔多处犹豫,上墨迟疑,思维缓慢了下来,整个气势瞬间沉了下去…………….。是不是画者将‘气’发送于画面越来越受到阻碍了?还是‘写意’画吗?或是有意无‘气’的随性简笔画???(此人物画为某画家所作。)

当画家面对棘手的绘画造型的时刻,原本应该很‘写意’的写意画,顿时变得不怎么写意了。运笔多处犹豫,上墨迟疑,思维缓慢了下来,整个气势瞬间沉了下去…………….。是不是画者将‘气’发送于画面越来越受到阻碍了?还是‘写意’画吗?或是有意无‘气’的随性简笔画???(此人物画为某画家所作。)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坚持作为动物画水墨画艺术工作者,对动物造型的掌握不应仅仅是表面构造及形态,而是进一步升华,对动物外在造型和内在精神的‘潜意识’的酝酿。唯有如此,方能有望做到,真正强势发‘气’(精气)于画面上,从而达到‘气韵生动’。

也因为这样我凭着天马行空,冒昧地抛出了奇怪的审美新词————以‘气’画马!还望艺术界同道们能一笑置之间,也能激起一丝思考。

 

精气——精致的‘气’

《管子》四篇论‘气’提到:“精也者,气之精者也。”他说的‘精’就是精致的‘气’。《管子》认为,一个人所有的精气越多,他的生命力就越大,他的智力也越高。(关于《管子》审美论点在此不多谈了)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绘画中的‘气’并非指‘有气无力’中的弱气。‘气’需要升华成‘精’。换句话说,画家的艺术修养越高,内在的精气也就越多,能呈现在作品画面的气也就越强。

 

潘瑞全马画作品

潘瑞全马画作品

构成绘画中的‘气’的八大元素

我觉得处在科技时代的我们,对‘气’不应做玄奥的诠释。因此,我尝试以较具体的分析来解说‘气’在绘画里的定义。

‘气’是肉眼看不到的,用手抓不到的东西。但它却能透过画面呈现出来,触动人类心灵深处,感受得到的。‘气’如何产生?基本上作画时,它是在以下的8个主要元素的整合之下所产生的。

以下是我所谓的8大元素:

(一)、对绘画造型潜意识的深刻性(subconscious of entire object)

(二)、自信执行(confident execution)

(三)、顺畅性的流动(smooth flow)

(四)、连贯性的衔接(consecutive connection)

(五)、恰当的节奏性运作(right rhythmic operation)

(六)、内劲的使用(usage of inner strength)

(七)、心与体的统一协调(harmonious co-ordination between mind and body)

(八)、扎实的造型概括(image summary with solid foundation)

以上分析主要是着重于对‘气’之所以呈现的探讨,而不是围绕在‘意象’及‘意境’的经营方面。

我把‘对绘画造型潜意识的深刻性’列为八大元素首位,因为它是总元素之母,并深深地影响了另外的七大元素。

(一)、对绘画造型潜意识的深刻性

这是指对某个艺术造型(如马)外在的结构及动态,内在的精神及神态,了如指掌。并深刻印烙和伏潜在画家心灵深处,永远在记忆里储存。这种潜意识绝对不是短暂的,它不像插画家依据某图片而作画;也不是打稿式的画法;更不是硬性地熟记几个版图的画法。潜意识的画法运作往往是快过思维的理性安排及肉眼的目光,就宛如一位武林高手受到攻击的一刹那,随手一翻,连环出招擒下敌人,这一连串闪电般的动作都出于潜意识,而非经过思维的理性安排。因此,尤其是写意水墨画家,对绘画造型潜意识的深刻性之酝酿更是非常重要的。

(二)、自信执行

这是指作画时,胸有成‘马’,全马在胸,自信地挥笔作画,毫不犹豫。

(三)、顺畅性的流动

这里指的不仅仅是顺畅地运笔,而是包括了顺畅无阻的思维启动。

(四)、连贯性的衔接

这里指的连贯性不一定是连贯一条线,它可以是停顿的,但整个气势却是衔接的。连贯性的衔接包括了骨法用笔、水墨着色、造型个体与另一个造型个体的呼应衔接等。

(五)、恰当的节奏性

这是指运笔时轻重快慢有致的节奏。至于其节奏韵律是否恰到好处,那就有赖于画家本身的艺术修养了。

(六)、内劲的使用

这里指的不是肌肉发达的人就能使的劲,而是指一种心理与生理大到极度的协调而爆发出来的内在力量,这与李小龙的‘寸劲’有些类似。这种内劲并不是从头到尾的一直使用着,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发劲,它能使到画面更加生动有力。

(七)、心与体的统一协调

画画不仅仅是用手,而是用心及整个身体。当画家运笔作画是,应该是全身‘舞’动着的。因此,心与体的统一协调是非常重要的。

(八)、扎实的造型概括

每个人都可以对某造型进行概括,而造型的概括是不是建立在扎实的绘画基础上和扎实的造型观察上,那就是关键性了。画家艺术的修养越高,造型概括的能力也就越强。

好了,就此搁笔,有机会的话我们在进一步的聊一聊‘以气画马’这一方面。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坚持作为动物画水墨画艺术工作者,对动物造型的掌握不应仅仅是表面构造及形态,而是进一步升华,对动物外在造型和内在精神的‘潜意识’的酝酿。唯有如此,方能有望做到,真正强势发‘气’(精气)于画面上,从而达到‘气韵生动’。也因为这样我凭着天马行空,冒昧地抛出了奇怪的审美新词————以‘气’画马!还望艺术界同道们能一笑置之间,也能激起一丝思考。(潘瑞全马画作品)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坚持作为动物画水墨画艺术工作者,对动物造型的掌握不应仅仅是表面构造及形态,而是进一步升华,对动物外在造型和内在精神的‘潜意识’的酝酿。唯有如此,方能有望做到,真正强势发‘气’(精气)于画面上,从而达到‘气韵生动’。也因为这样我凭着天马行空,冒昧地抛出了奇怪的审美新词————以‘气’画马!还望艺术界同道们能一笑置之间,也能激起一丝思考。(潘瑞全马画作品)

 

潘瑞全写于空‘气’中

2015510

 

 

 

 

 

 

 

 

 

 

 

 

 

 

 

 

 

 

Leave a Reply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posts.

The Horse Masterpiece
The Horse Masterpiece Art Gallery

Now you can purchase James Phua's artworks through this online art gallery. Start your collection today.

Secretariat New Site
Secretariat new site

A special site dedicated to Secretariat, the greatest racehorse of all time.

Chinese 中文分类
Chinese 最新发表
Site Statistics
0052718
Visit Today : 19
Visit Yesterday : 12
This Month : 426
Total Visit : 52718
Total Hits : 161348
Web Master


This site is still under construction. Kindly contact us to report bugs or suggestion to improve it. Email address at "CONTACT US" s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