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rt space dedicated to horse painting
Get Adobe Flash player

James Phua 潘瑞全

James Phua, a young and dynamic artist who started his journey of art since childhood time. Having his first solo art exhibition at age of 19. Today he is an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artist of Chinese horse painting. 《 Chinese: 潘瑞全,一位年轻有活力的画家。从小即展现他的艺术才华,19岁即受邀举办第一次个展。今日他已是享誉国际的水墨画马名家,》

星洲大都会号外 2014年2月2日

责任编辑杨-新/邱水蓬/颜慧丽 编辑石现嘉

苏俐婵 报道

许瑞谦 摄影

 

“潘瑞金以最新作品《跨世纪》,向星洲曰报职员及读者拜年。他说:这画描绘世纪之最佳赛驹一一西格德烈 (Secretariat)冲破灰色空间,跨步迈向光明的前程’象征藉《星洲日报》的心路历程,报社全体职员及读者的凝聚力量,冲破万难’跨前迈进新世纪!”

24年前,画马名家潘瑞金才20 岁,还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求学。

当年,担任《星洲日报》总编辑的刘鉴绘向他邀画绘制六骏图,作为1990年《星洲日报》新年特刊封面设计。

24年后的今天,潘瑞金己经 是画坛画马名家,他的作品受到国际收藏家的关注和收藏,也被国际跨国公司如Mercedes Benz and Carlsberg Group采用。

今年月初,《星洲日报》再收到这位画马名家的来函和一篇文章(有关文章己刊于1月25日副刊《星云》版),文章写著:“……而今我在画马艺坛小有成就,作品也受到国际收藏家的关注。谢谢《星洲日报》及拿督刘鉴绘;当年刘总还亲笔写了致谢卡给我作为勉励。配合马年,我以新作《跨世纪》向星洲日报全体职员及读者拜年。此图描绘世纪之马‘西格德烈’破‘灰’而跨,象征星洲日报冲破万难,跨前迈进新世纪!”

James Phua Chinese horse painting 瑞全中国水墨画马, Stride Of Century (跨世纪) 124 x 248cm

Stride Of Century (跨世纪) 124 x 248cm

在绘画界里马儿是被画家公认为最难画的动物之一,对画家而言,要从绘画中呈现出生动的马儿,是一项非常大的挑战,而要在时限内挑战画出全马最长的水墨马画,更是不易。

现年44岁的我国画马名家滞瑞金日前在吉隆披双峰塔底下,挑战在12公尺x 6公尺的画布上绘出水墨骏马画后,成功列入{大马纪录大全},成为马来西亚最长的水墨骏马画。

完成此创举后的潘瑞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指出,他在绘制水墨骏马画的过程中,全靠感觉及潜意识( subconscious),才能让他在空白的画布上,绘制出一匹栩栩如生的骏马。他说,除了依靠潜意识,每一笔每一画都是经过画家的经验、对马儿的了解而下笔,所以画家平时一定要锻炼,不能临时抱佛脚。

“黑色水墨是用来画马的线条,最难画的部位是马蹄、马儿的步伐,因为抑扬顿挫儿乎都是一笔画成;马儿的骨骼、表情也有难度,要带出奔腾的感觉,笔法则要生动灵活,方能达到视觉的效果。”

“以水墨画出的每一条线条,都不能慢下来或停顿;以第六感来作画也是画家的气魄,也是比较高的境界。”

 

特制大毛笔绘最长水墨骏马

为了刷新纪录,潘瑞全以特制的大号中国毛笔及约6公升的颜料绘制最长的水墨骏马画,由于大毛笔非常笨重,他形容完成作品后的感觉犹如奔跑了100公尺,汗流浃背。

这支大毛笔几平有如一桶约5公斤食油的重量,而且要持续握住大毛笔在画布上,一直挥 洒水墨,潘瑞全直言:“挑战性十足,这是不简单的事。”… Continue reading

《南洋商报》新春特刊   马画封面感言

 

今年是马年, 许多报章都刊登了画家笔下的马画作品, 美不胜收。

但以画家马画作为新春特刊封面的马来西亚报章却只有两家报社, 那便是《南洋商报》及《星报》(THESTAR)。

让我感到有点意外, 这两家报社都不同而约的致电给我, 特别向我邀画, 希望我的马画作品能成为该报的新春特刊封面。

当然, 这是我的荣幸,因此一口答应了。

新年除夕当日, 我到报摊买了一份《南洋商报》,打开该报新春特刊一看…………….

我的双马图作品很荣幸的被采用为《南洋商报》新春特刊封面,此外封面右下角还写着:国际画马名家 潘瑞全。

对南洋商报的高抬,实在受之有愧。

在此, 我要多谢各大报章的厚爱, 刊登在下的拙作。

祝大家:马到功成。

 

瑞全 上

2014年2 月8日

2014年南洋商报马年特刊封面

2014年南洋商报马年特刊封面

24年前,我才20歲,還在馬來西亞藝術學院求學。當年,我畫馬的才華有幸獲得多位名書畫家賞識,舉辦了我第一次畫馬個展,在星洲日報總社接受記者採訪後,我有緣拜會了總編輯劉鑒銓。雖貴為報社高層,他卻十分平易近人,讓我一時忘了在眼前的竟是一位畢生奉獻給報業、堅守與永不屈服的報界巨人。

很慶幸的,我的馬畫獲得劉總欣賞,他向我邀畫,為1990年《星洲日報》新年特刊封面繪製六駿圖。劉總採用新人作品的決定,體現了他大公無私的人格;對他而言,只要是佳作,是否出自畫壇新秀或名家之筆,都是一視同仁,就像他對新聞專業準則――真實、準確、公正、平衡,是恆久不變的。他說,六駿圖中的六駿代表了當時我國的六大中文報刊,“六”眾一心,向惡劣、艱辛、壓制的前方奔馳邁進,無懼無畏的應對未來的挑戰。而奔在前頭的駿馬象徵著《星洲日報》,立志成為我國中文媒體的領頭“馬”,在新聞事業及國家建設方面扮演好它的角色。

24年前的星洲日报马年特刊采用潘瑞全马画作品

24年前的星洲日报马年特刊采用潘瑞全马画作品

1987年,《星洲日報》面對財務及停刊的考驗。1990年該報復刊不久,因此當年馬年特刊封面的含義,應是劉總對同事們的勉勵。如今,《星洲日報》已兌現了當年特刊封面“領頭馬”的承諾,成為了我國最大的中文報。2010年拿督劉鑒銓則榮獲了“國家報人獎”。

當年劉總還親筆寫了致謝卡給我勉勵,而今我在畫馬藝壇小有成就,作品也受到國際收藏家的關注,謝謝《星洲日報》及拿督劉鑒銓。

星洲日報/副刊‧文:潘瑞全‧2014.01.25

The Star, Published: Sunday February 2, 2014. by Majorie Chiew.

One of the most talented artists on horse paintings infuses his work with his soul.

IN the wild, the spirited horse unleases its boundless energy. The wind caresses its mane… Continue reading

中国报 副刊 20 Jan 2014, 報導:陳筱柔,攝影:楊智聰

駿馬奔騰的豪邁、自由,以及肌肉張力,都讓潘瑞全為之神往,于是他成為畫馬畫出名堂的本地畫家……

畫畫和運動,對我而言,是死穴。所以,畫馬名家,我只知道一個徐悲鴻(因為他夠出名),本地畫家認識得更少。坦白說,與潘瑞全的交集也純粹是訪問關 係,但迎接馬年之際,總算“應景”多認識了一位憑畫馬闖出一片天的新生代畫家。出生在痲坡的潘瑞全不算年輕(44歲),但在動輒以五六十高齡計算(或死后 才出名)的畫壇,四十多歲尚算年輕。

畫家總是予人“搵食”艱難的印象,本地畫家更是如此。關于這點,潘瑞全坦言自己比較幸運,除了小時候家境清寒,他說自己人生的其他階段其實不算太 苦:“繪畫讓我拿到獎學金在馬來西亞藝術學院攻讀美術,我算是第一批水墨畫畢業生。后來,我也幸運地獲得政府單位賞識,成為馬來西亞國家畫廊創意中心的院 長,展開追求藝術的旅程。在國家畫廊的發展也一直很順利,后來開設自己的繪畫班,進入結婚生子的階段。經濟方面不算太富有,但仍算寬裕,不需要為金錢煩惱 太多。做人要知足,但不要自滿,對生活要求簡單一些,負擔自然會少一點。”

事實上,自在其樂對藝術的提升存在一定程度的影響,尤其畫畫。一路走來,他既不激進,也不強求,知足常樂卻反而激發出更自在奔放的氣韻,提升了藝術造詣。

国际画马名家 潘瑞全 马来西亚中国报副刊专访(封面)

国际画马名家 潘瑞全 马来西亚中国报副刊专访(封面)

神形兼備 不可缺一

畫花草、風景的人很多,但專門畫動物的(例如:畫馬)相對比較少:“原因在于馬是一種比較難搞的造型動物,馬是肌肉型動物,奔騰跑動時的肌肉律動、慢跑、快跑、慢步等步伐都很複雜,需要特別去了解和研究。想要畫好馬,就必須先了解馬的肌肉解剖。”

所以,即使畫馬多年,他仍致力于觀察和研究,家中收集了許多有關馬的書籍、影片、動物解剖學等資料,甚至自己仔細記錄下馬的各種運動規律和肌肉表現。

畫馬最難的地方在哪?“畫馬最重要的基礎原則之一,就是神形兼備。很多人往往過于注重畫馬‘神態’,卻失去了‘形’,事實上,形是製造神的一種表現,先有形態,后有神韻。”他說,唯有打好基本功,才能讓畫紙上的馬,展現出栩栩如生、形肖神通的奔放豪情。

第一次畫馬,那年他五歲(五歲的我還在玩泥沙和玻璃彈珠,難怪當不成畫家,哈!)人生中有些事,確實需要一點天分:“我從小喜歡塗鴉,記得小時候 曾經在報紙上看過一幅馬畫,當時覺得很吸引我,后來才知道是徐悲鴻的作品。他的畫打動了我。”從無師自通塗鴉畫出人生第一匹馬,到19歲那年開了生平第一 次馬展,他始終怡然自得地走在畫畫的道路上,未來幾年,他希望能夠走向全世界拜訪名馬和馬主,繼續追求畫馬的更高境界。

国际画马名家 潘瑞全 马来西亚中国报副刊专访(内页1)

国际画马名家 潘瑞全 马来西亚中国报副刊专访(内页1)

畫馬風格隨朝代在變!

同樣是畫馬,在不同年代卻有不同畫風:“周代、春秋戰國、秦朝等時代畫的馬,都偏向于圖騰式。后來,進入了漢朝,漢武帝與匈奴打戰時常敗北,就派了軍官去西域,尋求漢血寶馬,這些馬戰勝了匈奴,進入了大唐盛世的鞍馬時代(戲劇中時常出現的馬匹)。

后來,宋朝開始以比較寫意的方式來畫馬,有別于過去工筆式的畫馬方式。元朝、明朝等朝代的畫風比較偏向于臨摹風格,直到徐悲鴻的近代馬畫。”

潘瑞全說,除了朝代的變遷,東西方的馬也存在一定差異:“西方馬的體格比較大,東方馬體格比較嬌小,但比較有耐力。但是,這種差異性來到現代已經不再明顯,原因在于有很多配種馬(類似于人類的混血兒)。”

国际画马名家 潘瑞全 马来西亚中国报副刊专访(内页2)

国际画马名家 潘瑞全 马来西亚中国报副刊专访(内页2)

中國人以馬得天下

為什么喜歡馬?潘瑞全笑言理由太多了,無論是馬的奔放豪邁、自由或肌肉張力,都讓他為之神往:“尤其用水墨畫來畫馬,更能夠表現出非常生動的神 韻。我覺得,馬與人類息息相關,馬畜牧的歷史大約有三千多年,馬對人類而言是一種重要的交通工具,打戰需要馬,中國人說以馬得天下。來到現代,馬不再是交 通工具,但卻成為一種貴族運動,因此馬總是帶有貴氣,是一種高貴的象征。那種自由奔放,美與力量的結合,是馬的獨特氣質。”… Continue reading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posts.

The Horse Masterpiece
The Horse Masterpiece Art Gallery

Now you can purchase James Phua's artworks through this online art gallery. Start your collection today.

Secretariat New Site
Secretariat new site

A special site dedicated to Secretariat, the greatest racehorse of all time.

Chinese 中文分类
Chinese 最新发表
Site Statistics
63841
Visit Today : 30
Visit Yesterday : 34
This Month : 655
Total Visit : 63841
Total Hits : 218666
Web Master


This site is still under construction. Kindly contact us to report bugs or suggestion to improve it. Email address at "CONTACT US" section.